欢迎访问本网站 今天是:
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

 通知公告更多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工作动态>>正文

【师者风采】吕毅团队:以创新为魂,扬梦想之帆


时间: 2016年11月14日  作者:  点击:[]

“人才汇聚,成果丰硕,特色鲜明,优势明显,超额完成了建设任务,实现了预期目标。”2016年6月14日,由西安交大吕毅教授领衔的“医工结合腹部外科若干关键技术创新研究”教育部创新团队凭借“不俗”评价,获得优秀,顺利通过专家组验收。

这个创造“秒植”肝脏、“磁压榨”无线缝合、“真肝模拟人”、激光切肝刀等看似“异想天开”医疗技术的团队,到底是个怎样的队伍?创新秘诀是什么?带着疑问,记者走近了这支充满“传奇”色彩的队伍。

据了解,团队2012年立项,是一个以创新为基础,以临床需求为研发动力,以学科交叉为主导方向,以外科医生为主体,以医工结合为思路,以切实为病人服务为目的,走基础理论创新与解决临床实际问题相结合道路的团队。而坚守初心、敢于吃苦、团队协作……这些看似老生常谈的词汇,正是这支团队不断涌现创新果实的关键所在。

创新,缘于初心不变的坚持

“缝合是外科的主流技术,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采用原始的手工缝合,像老太太缝衣服一样,太刀耕火种了。”吕毅说。

 

 

作为带头人,吕毅是团队的灵魂人物。拥有“卫生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”“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”等多个头衔的他说起团队创立的初衷,却只缘于一个简单的愿望。

1992年考上博士生,1995年博士毕业。3年的时间里,吕毅说他费了好大劲儿练习,才能把血管勉强地缝合到一起。等到能够在临床做肝移植手术,已经是2000年的事儿了。

“这个曲线太长、成本太高了,”吕毅颇为无奈的感慨,“人都老了,才能做临床上的关键技术。要是能有一种技术,让年轻医生在身强力壮、手脚麻利的时候就能做这样的手术,那多好。”

就是这样简单的愿望,让团队十几年来一直在探索,世界首创的“磁压榨吻合技术”就此诞生。如今胆道组织吻合重建再无需缝线,利用磁环的强大吸引力,将其在管道两端固定,就能实现无缝线化胆肠吻合,时间是手工缝合的1/4。

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,但他们并未就此止步,围绕肝移植这个大方向,围绕如何让管道吻合更简单、容易、安全这个课题,他们一直在努力。

说起团队的文脉,2012年立项的教育部创新团队并非“横空出世”。孕育它的,是医工结合的创新梦想,是始终坚守这一理念并为之不懈奋斗的医学人。

 

 

“医工结合的理念,最早可追溯到合校之前的原西安医科大学激光工作室。”吕毅说,原西安医科大学生物工程系创始人黄诒焯教授、第一附属医院潘承恩教授是这一领域的领航人。受博士生导师潘承恩教授的影响,亦缘于自身的医学梦想,吕毅理所当然地接起了导师衣钵。

而想改善原有的技术,解决病人的实际问题,离不开科研平台的反复实践。“找个地方,让大家踏踏实实做实验。”在这个理念的推动下,2010年6月,“外科梦工场”诞生了。

这个“孵化”出创新团队的实践平台,最初只有吕毅和先进外科技术与工程研究所办公室主任马锋两人。虽“势单力薄”,但他们却没被困难吓倒,而是带着想法和项目,主动到西北有色金属研究院等单位寻求合作。后来,项目立项,团队获得300万元的研究经费。有了经费支持,队伍也由最初的“两人小组”,发展成为如今凝聚“长江学者”特聘教授、“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”入选者等高层次人才近50人的“强大战队”。

“做外科前沿的哨兵。”带着共同的梦想,团队瞄准国家需求,在“医工结合”领域不断探索,收获教育部技术发明一等奖1项,陕西省科技技术一等奖2项等累累硕果。

创新,赖于无怨无悔的付出

在医学实验中,将新材料应用于动物身上,观察反映效果,是大多数人的共识。你能想象到医生将材料应用到自己身上的吗?创新团队的严小鹏就是这么“大胆”。

针对现有装置体积较大的问题,严小鹏设计了用于消化道吻合重建的磁吻合装置,可在完成吻合后自动缩小体积。但真正应用到人体时装置是否会按预先设计的变化?磁体在排出过程中会不会自动分离?如果分离,很可能造成消化道内漏,给病人带来副损伤。

为了检验这个问题,他亲身吞下了8个磁体,透视观察,直至73个小时后磁体排出体外。“你就不害怕吗?”记者问。严小鹏腼腆的笑笑:“当时确实有点担心。不过如果不去尝试,这个实验就进行不下去了。我想万一出现问题,大不了让吕老师给我做个手术。”

是呀,创新魅力巨大,但创新的果实却不会轻易取得。“要想获得成果,特别能吃苦、注重团队合作、有超越意识、知行合一,这些要素缺一不可,”吕毅说,“这也是团队多年来形成的文化传统。”

说到特别能吃苦,吕毅不愧为“带头人”。团队成员王善佩现在还不时想起吕老师提个锤子砸墙的画面。那是“外科梦工场”建立之初,没有场地,经费也不充裕,吕毅带着学生们一砖一瓦、一草一木把梦工场建立起来,倾注了全部感情。

精神的力量是巨大的,团队的每个成员都有一股拼劲儿。王善佩记得当时做课题的时候,基本常驻在梦工场,睡在沙发上。“当时的课题需要给犬做手术,因为怕它感染,半夜起来打针观察是常有的事儿。”梦工场门口有个“说梦石”,导师和学生半夜两三点坐在一起探讨医学梦想,是王善佩至今津津有味的美好回忆。

当然,创新并不是一味艰苦,倡导快乐创新,则是团队的“绝密武器”。而快乐的源泉,缘自协同作战。回忆起带着学生到屠宰场去取器官日子,马锋有些忍俊不禁。虽然都是后半夜,但一群人互相督促,竟是每每唱着歌过去的,大家丝毫没有不情愿的情绪。

“临床不是‘单枪匹马’就能完成的工作,需要手术医生、麻醉师、护士等的相互配合,懂得团队合作,是我们团队的必备技能。”王善佩说。

创新的过程虽然艰苦,但它推动医学技术进步的无穷魅力,让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趋之若鹜,无论平时工作多忙,都要想法设法投入精力搞研究。“创新过程好比‘西天取经’,中间虽然会经历‘九九八十一难’,只要目标明确,坚持不懈,就一定能把‘经书’取回来。”吕毅说。

创新,需要赓续不断的传承

“外科梦工场”位于西安交大医学部西南角,表面看来只是三间普通瓦房,但大白兔等各种实验动物应有尽有,C型臂、彩超、腹腔镜、胃镜等医学设备一应俱全。在这里,各种“奇思妙想”从设计之初到实验验证,能一站式完成,而且平台上的所有设施全部免费向学生开放,只要提前预约即可。

医学部博士生刘雯雁,就是在“梦工场”的平台上研制出“真肝模拟人”的。她告诉记者,梦工场有一个“一体化杂交手术室”,和真实的医院手术室一样,可进行肝脏动物实验。借助此平台,她完成了实验的核心环节“肝脏灌注和保护”。

除了大力建设硬件设施外,文化育人也是团队建设的重点。2010年,“动物慰灵碑”建立。学院每年都会开展实验动物祭、向实验动物默哀等活动。刘雯雁说:“动物实验是医学研究十分重要且不可避免的部分,这样的活动让我更加敬畏生命,严肃认真对待每一次动物实验。”

进行课程改革,开展技术、操作培训,举办暑期实践,组织学生参加医府大讲堂、学而讲坛等丰富多彩的第二课堂,聆听“面对媒体”“责任”“文化艺术”等多方面内容……团队深知,创新的梦想需要赓续不断的传承,因此全方位打造激发创新的育人环境,也让同学们在逐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一步一个脚印,创新团队正沿着“医工结合”的大目标,踏实向前。说起这么多年来研究中印象最深刻、难忘的事情,吕毅说,“最精彩的故事,一定发生在未来。”


上一条:西安交通大学第二届丝绸之路青年学者研讨会医学分会成功举办 下一条:【师者风采】全球健康研究院院长王友发:“我在交大出发”


关闭